斗地主

当前位置:斗地主 > 斗地主
出口形势不明,LED业能Hold得住吗?
    慧聪LED屏网报道    
 
  一段时间以来,美方对于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变脸”频繁。在整个宏观经济增速趋缓、融资环境趋紧,出口贸易形势不明,房地产低迷影响照明产品销售,再加上原材料、人工成本上涨、企业价格竞争激烈的多重效应叠加之下,2019年下半年LED行业市场或将面临更多的挑战,LED业能Hold得住吗?
 
  部分照明产品推迟加征关税
 
  自2018年以来,美国先后对我国共价值2500亿美元输美产品加征25%关税后。2019年8月2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在其推特上宣布,将于9月1日起对中国输美的其余3000亿美元产品加征10%的关税。
 
  这一轮3000亿美元拟征税清单共包括3800余个HS编码,涵盖了此前已被加征关税共价值2500亿美元产品之外的几乎所有中国输美产品。至此也基本涵盖了所有中国输美照明产品。
 
  援引中国之光网斗地主 相关的文章中,中国照明电器协会温其东指出,这一轮加征关税目录中包含的照明产品2018年对美出口额超过20亿美元,约占2018年中国照明产品对美出口总额的18.2%(2018年中国全部照明产品对美出口额约为110亿美元,同比增长14%,约占整个照明产品出口额的1/4);其中金额*一项为HS编码为85395000的LED替换光源,2018年对美出口总额达到17.68亿美元。
 
  而8月1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公告,对原计划30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产品加征清单进行了调整,其中部分产品推迟至2019年12月15日加征,另外基于国民健康、国家安全和其他因素的考虑,部分产品从3000亿美元加征10%关税清单中剔除。其中对圣诞灯、LED灯的关税加征推迟到12月,圣诞灯饰出口可以正常接单,无疑给近期低迷的市场一剂兴奋剂。
 
  
 
  但GDLED小编认为,当前国内照明市场竞争激烈、价格混战、企业经营逐渐陷入窘境,不论是即将在到来的9月份加征关税,还是延期到12月份加征关税,对输美企业来说将是一个漫长的“寒潮”。
 
  
 
  美国市场出口下滑
 
  今年以来,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关税影响,美国不再是中国LED照明产品*的出口国。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在中国LED照明产品出口目的国中,北美市场占比下降了2.45%退居第二。
 
  
 
  中国照明电器协会温其东指出,2019年上半年,前20大市场出口总额达到97.53亿美元,占LED照明出口总额的67.74%,重点市场的集中度较高。美国市场因面临2018下半年出口美国的相关企业冲量后的库存压力,当地照明厂商涨价后对市场需求产生一定程度上的抑制,以及部分新订单转移向非中国厂商等情况,出口额同比有7.80%的下滑。
 
  2019上半年我国LED照明对美出口约34.01亿美元,同比去年上半年的36.89亿美元下降7.80%,总体不如预想中下滑幅度大。
 
  
 
  首先看LED光源产品(85395000),此类产品不在美对华已加征25%关税的2500亿美元产品目录中,却是下滑幅度*的LED产品。2019年上半年对美出口数量约为5.28亿只,同比下滑达18.22%,出口金额为8.11亿美元,同比下降达15.11%。原因在于部分出口美国的相关厂商在去年赶在关税落地前有不同程度的集中冲量举措,至2019年上半年美国光源市场还部分处于库存消化阶段。
 
  
 
  相关灯具产品中,2019年上半年固定式灯具(94051000)对美出口数量为0.77亿只,同比下降14.57%,出口金额10.17亿美元,同比下降6.63%;户外灯具及部分LED灯具(94054090)对美出口金额15.90亿美元,同比下降6.10%;可移式灯具(94052000)对美出口数量0.29亿只,同比下降10.23%,出口金额6.24亿美元,同比下降6.01%。上述三类主要灯具产品均位列美对华已加征25%关税的2500亿美元产品目录中。
 
  尽管从出口数据上看,中美贸易摩擦互征关税对2019年上半年我国照明产品对美出口的负面影响并不如预想中的那么大。但未来若是美国新一轮3000亿美元拟征税清单进一步实施,对美出口影响或将进一步放大。
 
  行业声音
 
  加征关税的影响未来将主要体现在:
 
  1、抑制需求:由于美企上调产品售价,终端价格的上涨将会在一定程度上会遏制消费者需求;
 
  2、订单转移:会影响一些新上项目订单,在此之前竞争北美照明客户的项目订单基本都是中国企业之间的事情,第三国缺乏同等竞争力,但加征关税后的新项目竞争中可能将更多见到第三国相关厂商的身影,其中的部分订单也会不可避免地转向越南、印度、墨西哥等制造国。
 
  (三)走势预测
 
  1、中美互补性
 
  美国常年来作为我国照明产品出口头号市场的地位不可动摇且一览众山小。去年即便是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的背景下,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全部照明产品出口额仍达到约115亿美元,超过整个照明产品出口额的1/4(整个出口额443亿美元)。而已加征关税清单中涉及照明产品相关HS编码30余个,涉及金额占整个输美照明产品的80%。
 
  美国为毋庸置疑的全球*消费市场,这也是敢于全面挥舞关税利器的底气,本身也具备良好的照明产品制造基础,在特朗普政府鼓动工业制造业回归的背景下,凭借其先进的装备水平和较为完备的产业链体系,其具备一定的照明产品制造能力。但美国市场本身需求又过于庞大,占到全球照明市场份额的超过20%,相当于整个欧洲。仅仅依靠自身的制造能力远不能满足本国需求,特别是光源类产品,基本要还是要靠从中国大量进口,所以整体上讲美国本身并不具备全面的照明产品自给自足能力。
 
  在照明产业已演变至发达国家不愿做,发展中国家不能做的背景下,中国作为*的可以规模化并高性价比满足全球多样化需求的世界工厂,其照明产品已远销220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市场的占有率已超过50%,全球*的照明产品生产国和出口国的这一地位,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是不可动摇的。
 
  因而中美制造业互补性较强的基本面没有变化。25%税率也和相对温和的10%税率不同,买卖双方已没有太多让步空间,在短期内双方均找不到替代的情况下,中美间照明产品的贸易格局将维持原状。
 
  2、出发点分析
 
  美国期望照明等工业制造业回归,却仅针对特定国诸如中国加税而非普适性加税。在这个形势下,越南、印度、马来西亚、墨西哥等具备一定照明产品制造能力的低税率国家会通过转口贸易或中方投资套利。
 
  结果将是,中国对美出口受到抑制,同时美国对华出口亦受到抑制;同样是中国产的照明产品会通过改变原产地的方式等其他渠道进入美国,美国的照明制造业也并未回归,同时因为终端产品的价格上升,买单的则都是美国终端消费者!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相信也不会是可持续性举措。例如,2019年上半年加征关税为美国增加了208亿美元的收入,而特朗普政府同期却要向因贸易摩擦遭受损失的美国农民支付高达280亿美元的补贴。
 
  所以,笔者的预测是,在中美两个大国间,贸易摩擦作为战略格局将是长期存在的,而301关税作为战术手段将是暂时的。
 
  (四)应对措施
 
  1、海外设厂
 
  近期,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愈演愈烈,行业中为数不少的企业意图在越南、印度等国家设立海外工厂的消息也是甚嚣尘上。
 
  笔者认为,海外建厂还是需要提请企业注意以下问题。首先企业需要明确海外设厂之目的,如果仅仅是为应对加征关税壁垒而进行的措施,显得有些冒进。上文提到,目前看加征关税应属于短期阶段性行为,以海外设厂这种长期行为来应对短期困境,风险较大。
 
  (1)大额投入:首先是海外设厂需要较大的投入,在目前行业还处于融资困难,产能过剩且需求趋弱的整体形势下,现金流对企业显得如此重要;
 
  (2)实际成本:很多企业都是听说东南亚、南亚等国的劳动力制造成本低廉,但*终的核算成本未必合算,比如人工成本表面低于国内,但人工效率输出更低;还有土地升值空间不大,物流便利程度不够,产业链配套不足等多项问题;
 
  (3)当地市场容量:成本优势通常不是建厂的*决策要点,还要兼顾考量潜在内需市场发展。比如,在印度建立工厂只需考虑印度内销市场是否能支撑产能,但越南市场则必须综合考虑内销与出口需求之后再考虑建厂投产。
 
  (4)供应链配套:从工业基础上讲,不光是轻工制造,还包括钢铁、冶金、机械、化工等重工业能力,发展中各国家和拥有70年现代工业发展积累的中国比均有较大差距;针对照明这一深供应链产业领域,供应链配套问题将更为突出;
 
  (5)反规避措施:即便加征关税转为长期行为,在海外工厂的体系搭建完成后,也需警惕美方的相关贸易反规避措施;
 
  (6)其他风险:当地的政治社会发展状况,经商环境,政府支持政策和合作伙伴信誉度,以及中国式管理文化是否可以得到有效输出等潜在未知因素也可能引发政策风险和投资风险。
 
  总之海外设厂对中小企业居多的照明企业来说是一项重要举措,也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需企业自身深入调研,厘清优劣,谨慎从事,因地制宜。
 
  2、转口贸易
 
  通过第三国易手进行的转口贸易形式在我国对外贸易领域占有特殊地位,也成为中国应对反倾销等贸易壁垒所采取的专用手段之一。比如香港作为地理位置优越且吞吐能力强的自由贸易港就承担着大量转口贸易。照明产品为应对美国加征关税措施,可继续通过第三国转口变更原产地来规避贸易制裁。当然,转口贸易也会有相应的关税和手续成本,另外某国的单一品类出口量急剧飙升也势必会引起美国相关部门的注意,这一规避行为依然要警惕其贸易反规避措施。
 
  3、自我完善
 
  企业为应对环保去产能的国内大趋势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国际新动态。一方面要杜绝恶意价格竞争,切忌盲目扩张,多做利润,以健康的状况来应对持续性的相对低迷的整体形势;另一方面应从交易为基础的战术采购管理转向以流程为导向的战略供应管理,建立高效的企业供应链管理体系;再有老生常谈还是要加快产业的转型升级,产品从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转型,产业从数量优势向品质优势上转型。
 
  ——来源于中国之光网,作者:中国照明电器协会温其东
 
  瞄准新兴市场
 
  虽然撼动不了美国当前在中国LED照明出口的头号地位,但欧洲的英国、德国、波兰,以及东南亚等国家业在近年走入出口企业视野。根据相关数据统计显示,2019奶奶上半年,欧洲的英国、德国、波兰,东南亚的印尼、菲律宾以及大洋洲的澳新等地区出口涨幅明显。
 
  东南亚、拉美、西亚、南亚/中亚和非洲市场则是由新兴经济体组成的成长中的潜力市场;其中东南亚市场是近年来的亮点市场,以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泰国(六国占据约98%份额)为首,增势强劲,到今年上半年表现有所回落,这和去年全线高速增长后进入调整期有关,但该市场毋庸置疑仍具备蓬勃的发展动力,未来前景依旧值得看好。西亚市场也颇为值得关注,伊朗和沙特同样一度是西亚*的消费市场,但近期因西方制裁进口困境加剧;此外,重建中的伊拉克增速不俗,阿联酋和土耳其的转口集散枢纽地位也依旧稳固。而非洲市场具备较大潜力,但目前依旧处于初步发展阶段。
 
  “这些市场具备蓬勃的发展动力,未来前景值得看好。虽然撼动不了美国的头号出口地位,但能作为很具竞争力的相对替代市场。”一位照明行业人士点评。同时,在这些地区出口趋势升温之下,不少出口企业已流露出在当地设厂扎根的想法。
 
  当然,海外设厂可并不容易。据不少照明业内人士总结,此举首先需要大额投入,会影响企业现金流。同时,物流便利程度不够、供应链配套不足、当地市场容量评估复杂等问题均比国内更为突出。此外,还要警惕当地政府地政策风险及美方可能施行地反规避措施。
 
 
上一篇:LED异形屏,创意无处不在
下一篇:小间距LED增速放缓,LED屏企如何实现跨越式发展?